2022年11月25日 第11版:
  • 秋天,去星火忠台

    我念着去忠台,是源自一封家书的打动。

    这是一封56岁孙女写给26岁爷爷的家书。隔着90年的时空,孙女深情地追忆爷爷的革命脚步,并告慰爷爷,他曾经浴血奋战的地方如今已是繁花静美。这封家书也是时代对历史的告慰,应该属于所有读者。

    这位永远26岁的爷爷,就是曾任中共无为县委第一任书记的烈士倪合台。为了革命,为了人民的幸福,他年轻的生命定格在1931年。建国后,政府为纪念与他同时牺牲的本乡另一位烈士——中国工农红军皖南第三游击纵队副大队长张昌忠,将他们的家乡命名为“忠台乡”(后改为“忠台行政村”)。

  • 直播售书: 热情拥抱 冷静思考

    近期,数位知名作家走进董宇辉直播间,聊写作、聊人生,作品大卖。

    余华的新版《兄弟》两个多小时卖出1万多本,梁晓声的长篇著作《人世间》销售2万多套,迟子建的长篇小说《额尔古纳河右岸》销售近50万册,麦家的《解密》《风声》卖断货……在文学书籍日渐遇冷的今天,如此销售业绩堪称傲人。

  • 故乡

    故乡是有魔力的,它总会不期而遇地在梦中向你发出邀请,让你心心念着回家的方向。每次回乡,总像孩子回到父母身旁一样亲近。

    房屋从茅草盖到砖瓦房、再到楼房,像蚕蛹蜕变一样,次次都是新生。茅草屋里的童年,有记忆的欢笑,也有长辈们艰辛的哀叹,但更多的是希望就在眼前。父老乡亲们用希望褪去房顶上的茅草,换成瓦片,俨然牛拉犁耙换成了柴油拖拉机,动力倍增。从瓦房到楼房,拖拉机在换档提速,家家户户里焕然一新,父老乡亲的脸上如有盛开的花绽放,幸福的步子迈得像风一样。

  • 打硪

    村里有个大兴塘,塘名是一位念过书的农民起的,有“兴盛”的意思。

    大兴塘这地方本来没塘,是上世纪60年代初、我十岁左右的某年开始堵的堰塞塘。前身就是个山洼。三面小山,围成一个上窄下宽畚箕形的深洼,三山都不崔嵬,但雨季时三山同时对洼里折水,那就非同小可了——一股势不可挡的洪流,把下游千亩农田冲得一塌糊涂。受影响的有两个村:高村,还有我家所在的陈坟村。到了旱季,两个村的农田却又干得开裂,庄稼十年九欠收。两个大队在一起合计谋划,决定发动受益的两个村共建一道堰,堵水、储水,把山洼变成堰塞塘。

  • 滨光村的十年

    滨光村是肥西县三河镇下辖的一个村,靠近巢湖岸边。堂嫂的老家就在这里。20世纪90年代初,她随堂哥离开家乡落户铜陵。

    2012年春节,我和堂哥堂嫂一道,从铜陵驱车前往滨光村,那是我第一次感受、体验这个村庄的风物。

    一条杭埠河绵延百余公里,自西向东汇入巢湖,村户人家便依次坐落在河流北侧的大圩埂上。堂嫂兄妹五个,排行老四,除了一个姐姐嫁到河对岸,两个哥哥、一个弟弟都在滨光村。大哥常年与两个儿子在上海打工,逢年过节才回家。二哥固守田园,春耕秋收,还是村里的民兵营长。小弟驻守常州工地,在建筑行业摸爬滚打了多年。

 
 
  • 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 08

  • 09

  • 10

  • 11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