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15日 第11版:
  • 希望(组诗)

    龙田乡

    贫穷是一种痛

    痛进大山的骨骼

    “狗留”是“逃离”也是

    有些悲苦真的千载难言

    马金岭一道又一道

    山鹰的轨迹

    划过千百年时间的灰黑

    茶籽岭一层又一层

    日头下劳作的山里人

    总落一身干枯的灰黄

    哪些路段难走

    出门打工的人最清楚

    水珠跌落石岩

    因为有清澈的泉眼

    思想擦去尘埃

  • 一湖碧水漾笑纹

    炎炎夏日,刚放假,家住月潭湖镇的二舅,迫不及待打来电话,邀我去小住两天。

    那片青山绿水,是我魂牵梦绕之地。缥碧的率水河穿针走线,两岸散落着翠竹人家,上呈、吉滩、陈村、霞瀛、沉潭、罗洲、毕村、廻溪、台子上……那洒满了我童年的笑声,有我满天星般闪烁的记忆,住着熟悉的父老乡亲。

  • 山水造画廊 华章是序章

    从徽杭高速歙县南源口站下,沿省道去往深渡镇,经新杨村乘船渡新安江,驳岸的地点就是九砂村。

    一路沿江而行,车窗外闪现的风景不时引发众人惊叹。1000多年前的唐朝,诗人权德舆也曾在风和日丽的情境中,顺着这样的风景漫游。他写下的《新安江路》,穿过新安江漫长的诗歌之路,传诵至今:

  • 放歌黄山

    这些年,我创作了一些歌曲,但在徽州、黄山两个顶流IP中,徽州歌曲写得较多,如:《月映徽州》《雕刻徽州》《那古道》等。反观笔者写黄山的歌屈指可数。读者朋友一定要问,难道是你不喜欢黄山吗?当然不是!我生于斯,长于斯,谁不爱自己的家乡?

    与朋友们交流时,他们常问我,黄山为何没有一首在全国唱响的歌曲呢?是啊!问得好!我也在扪心自问,黄山的歌,名家高手写了许多,大家都在积极努力。有人说,也许是黄山太美了,艺术家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吧!这只是托词吧!作为一名黄山文艺工作者,总觉得是一种缺憾。

  • 村民组长的美丽乡村梦

    在黄山市,到处有河有溪,保护流域生态是个重要的事。

    在休宁县板桥乡的梓溪村,我们认识了老汪,听到了他一心守护清水绿岸的故事。

    老汪五十多岁,脸庞黝黑,眼睛有神,一看就是个乡村能人。老汪有头衔:梓溪村民组组长。维护辖域内长约两公里的水域生态,是他的工作职责之一。

 
 
  • 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 08

  • 09

  • 10

  • 11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