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17日 第8版:
  • 表叔做茶

    竹鸡像极了茶山中的主人,每次“啾……叽叽……”地叫,大抵在清明前,欢快高亢,差不多它们闻到了茶香,该到茶叶开采的时候了。

    龙眠山洼里的表叔,与我父亲走动的多些,每年都会托人带些他自采自炒的小花茶叶给父亲

  • 泡稻种

    “吃了年饭,望着田畈”。元宵节一过,农民就开始忙乎农活了。开春第一件事,就是泡稻种。泡了稻种,也就有了芽稻粑粑和“石磙子”可吃。

    泡稻种,也是有时间讲究的。泡稻种的行事历,一直都装在农民的头脑里:“二月

  • 唠叨是最温情的爱

    从记事起,我的耳畔就堆满娘软软硬硬的絮叨:要学会做个人见人夸的好孩子,见到长辈要称呼,不要欺负比你小的孩子……当我背起书包走进校园,娘又唠叨:当了学生就要收揽“野性”,听老师话,把心放到念书上,不要让老师揪耳朵打屁股,被人

 
  • 1

  • 2

  • 3

  • 4

  • 5

  • 6

  • 7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