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畅合裕航道

■ 本报记者 胡旭

版次:06  2022年01月24日

“那天早上四五点钟的样子,我们的船在过裕溪船闸下长江时,因为航道水浅,船尾突然在航道中搁浅了。我们当时很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时,船尾突然像被什么东西托了一下,船很快就恢复正常航行了。”经常往来通行合裕航道的皖鸿运8088号船主罗春风、赵家莲夫妇回忆最近一次的船舶搁浅经历,语气中仍然透着欣喜,当时裕溪船闸管理处及时沟通水利节制闸放水后,抬高了航道水位,搁浅船舶得到及时救援。

合肥至裕溪河入长江口的合裕航道,是全国内河高等级航道网的一条重要支线。作为省会合肥及周边经济腹地通江达海、外畅内联的“黄金水道”,是全国通航船舶持续增长较快、最为繁忙的内河航道之一。

“快过春节了,优先保障粮油、电煤、集装箱等重点运输船舶通行成为当前突出任务。”合巢水运公司副总经理、裕溪船闸管理处处长张伟说,裕溪船闸连通长江和合裕航道,2021年的过闸船舶同比增长超过20%。受合肥及周边地区经济快速发展拉动,短短5年间,裕溪闸船舶过闸总吨位从2016年的5991万吨增长为2021年的超过9200万吨,2019年曾达到9763万吨的高峰。而船闸的设计年通过能力只有3500万吨,保畅压力很大。为此,专门制订了春运保畅方案,作出保障航道畅通、提高过闸效率等具体细化部署和应急安排。

合裕航道一直是省会合肥能源原材料等初级产品的保供稳供和重要工业品外运的水上咽喉要道。“庐江电厂承担着合肥市1/3的电力供应任务,全年250多万吨电煤均通过合裕航道运送。”芜湖长能物流有限公司庐江电厂项目部主管郭辉说,2021年电煤保供最关键的时期,裕溪闸对于电煤运输船采取优先过闸安排,使庐江电厂电煤库存始终处在合理水平,有力保障了发电用煤需求。

秋冬季节,由于长江持续处于低水位,目前与裕溪航道水位落差在4.5米左右。船舶过闸必须靠闸室蓄水调节上下游水位,水位落差大对船舶过闸十分不利。同时,由于建成于上世纪60年代的老船闸拆除,正在建设一座设计年单向通过能力3700万吨的新船闸,导致目前船闸处于单线运行状态,进一步加剧通航压力。

船舶船员是通航主体和最重要的保畅服务对象。由于船闸超负荷运行,船舶待闸时间较长,这让他们最“堵心”。“以前一堵船,只能在船上等着船闸广播指令,有时一等几十天,真是着急。”皖合肥2468号船主倪寿平跑船30多年,经历过各种堵船待闸情形。他说,如今,手机上装了“皖航通”应用软件,过闸调度的排序和指令都能清晰地发到手机上,让人心里明白,有个盼头,也就不那么焦急烦躁了。更方便的是,现在通过手机就可以申报过闸。“以2021年全年5万多艘的船舶过闸量计算,仅此一项每年就能为船主们省下超过400万元的开支。”张伟说。

位于裕溪闸上游的巢湖船闸是双线通航船闸,该船闸管理处处长范昌才介绍,这里基本实现了船民们所期待的“随到随过”。“裕溪新船闸建成后,打破通航能力瓶颈,两座船闸上下游联动保畅,一定能让合裕航道成为全国通航能力和效率一流的内河航道。”范昌才充满信心地表示。